当前位置: 主页 > 大全博览 >他,50多岁, 娶了我妈;竟然对我做出那种事..... >

他,50多岁, 娶了我妈;竟然对我做出那种事.....

2020-06-17 12:40:48 来源:大全博览 浏览:479次

他,50多岁, 娶了我妈;竟然对我做出那种事.....

(示意图)

父亲去世三年后,你来到了我家。同父亲相比,你平凡得实在是乏善可陈。

 

可是,50岁的母亲需要一个老伴儿,而一个50岁的老人对另一半的要求也务实、本真很多——只要人好就行。

 

你具备这个最基本的条件,你是远近闻名的好人,具体地说,你是一个老实人。和我母亲第一次见面那天,你很难堪。因为你深知自己各方面都没有优势——房子小、工资少,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退休工人,而且刚刚结婚的儿子一家还需要你的帮衬。

他,50多岁, 娶了我妈;竟然对我做出那种事.....

说实话,母亲也只是为了给介绍人一个面子,才决定去见你的。而最终让母亲对你产生好感的,是你的那手好厨艺。见面后,你说:「老李,我知道你条件好,啥也不缺,所以,没什幺送你的。不管怎样,咱认识一场,你中午就在我家吃口便饭吧。」你的诚恳让母亲不忍拒绝,她留了下来。

 

你没让她伸一下手,就做了四菜一汤,尤其是那道南瓜煲肉丁,让母亲吃得不忍释筷。临走时,你对我母亲说:「以后要是想吃了,就来。我家虽不宽裕,但招待个南瓜还是一点儿都不费力气的。」

 

后来,母亲陆续又看了几个老头儿,可是,虽然哪一个看上去条件都比你要好,但最终母亲还是选择了你。理由其实算得上自私——她服从并照顾了父亲大半辈子,她想做一回被照顾的对象。就这样,你和我母亲住在了一起。

 

那天,你、母亲,外加我,还有你儿子一家三口,一起吃了一顿饭。我特意将这顿饭安排在富丽堂皇的五星级酒店里,表面上看是为了表达对你的重视,其实是有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在作祟。

 

走出酒店时,你悄悄对我说:「以后咱就是爷儿俩了,你要请我吃饭就去街边的小店,在那儿我吃得饱,还不心疼。」

 

是你那太诚实的表情烫伤了我的虚伪,让我觉得,跟一个老实人玩心眼,就像大人哄一个孩子的糖球儿一样,已经接近于无耻。

 

你把我母亲照顾得很好,她每次见我都嚷嚷要减肥,那语气是幸福的。

 

你做的饭的确好吃。一次,和你们一起吃饭时,我忍不住对妻子说:「下次屠叔做饭时,你在边上学着点儿。」妻子表情中并没有虚心好学的成分,反而有几分愠怒。你赶紧出来解围,你说:「我这辈子啥都做不好,就长了点儿吃的本事。你们可都是做大事儿的人,千万别跟我学。要是馋了,就回来,随时回来。这做饭的啊,最怕自己做的东西没人吃。」

 

那天我们走时,你包了好多你做的东西让我们带上,还把我拉到一边说:「再别夸我做的饭好吃了,说真的,谁一说我这个优点我就脸红。一个大男人,把饭做得好,其他方面草包一个,这哪算优点啊。」


 

回家的路上,我跟妻子複述了你的话。她说:「他这个人,天生伺候人的命,天生就愿意低到泥土里。咱妈有福气,老了老了,当把皇太后。」

 

我一边开车,一边用眼睛的余光感受妻子对你的轻贱,心里并不想替你辩解什幺。毕竟,你始终是个外人嘛。

 

我搬新家的那天,你和母亲来给我们燎锅底。你严格地按照民间燎锅底的习俗,有条不紊地忙碌着。可是,等到吃饭时,你却没有出现在主座上,到处都找不到你。打你的手机,也是关机状态。像是掐算好了时间,等宾客散去,你回来了,仔细地收拾着那些狼藉的杯盘,将剩菜剩饭装在你事先準备好的饭盒里,留着回家吃。

 

母亲不希望你这幺做,觉得委屈了你,你小声对她嘀咕:「晚上我给你新做,这些我吃。」母亲说:「干吗天天吃剩菜剩饭呢?你知不知道我见你这样,心里很难受。」「你千万别难受,让我看着这幺浪费,我心里才不舒服呢。树赞(我的名字)的钱都是辛苦换来的,咱帮不了孩子,那就儘量帮他省点儿。」

 

你的话,让我母亲心疼了很久,然后她决定告诉我。听着母亲在电话里替你说好话,我内心的感受很複杂,同时也为自己的这份複杂感到惭愧。

 

渐渐地,对你的好感越来越浓。有时候,甚至有一些依赖,你总是无声地为我们做很多事——换掉家里坏了的水龙头,每天接送孩子上幼儿园,母亲住院时不眠不休地照顾她,直到出院后才告诉我们。

 

只是没有想到有一天,你也会病倒,而且病得那样严重。你在送我儿子去幼儿园的路上轰然倒下——脑血栓,半身不遂而卧床。

 

我,还有你儿子,起初对你的治疗都很积极,我们希望你尽快好起来,依然可以像从前那样为我们服务,任劳任怨。可是,你再也没有站起来。

 

原先只会微笑的你,变得无比脆弱,总是流眼泪。我母亲照顾你,你哭;你儿子给你削水果,你哭;我们推着轮椅带你去郊游,你哭;多次住院,看着钱如流水般被花掉,你哭。

 

终于有一天,你用剃鬚刀片朝着自己的手腕狠狠地切了下去。抢救了五个小时,你才从死亡线上挣扎着回来,很疲惫,也很绝望。

 

没有想到的是,先我弃你而去的,是你儿子。他开始很少来看你,直至后来连面都不肯露一下。每次打电话,他都说自己在出差,回来就过来看你。

 

更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母亲在这个时候跟我提出要和你分手。你们本来也没有登记,就是一拍两散的事情。母亲跟我说:「我老了,照顾不动他了。妈帮不上你什幺忙,但也不能捡个残废爹回来,做你的拖累。」

 

这就是冰冷的现实。我不想让母亲去做这个恶人,于是我狠狠心,决定由我来说出分手的话。我对躺在医院里的你说:「屠叔,我妈病了。」你的眼泪又夺眶而出,我儘量做到不为之所动。「你知道,我妈也一把年纪了。这些日子,她是怎幺对你的,你也看见了。」你继续流着眼泪点头。

 

「屠叔,我们都得上班,我妈身体又不好。你看能不能这样,出院后,你就回你自己的家,我帮你请个保姆。当然,钱由我来出,我也会经常去看你。」

 

话说到这里时,你不再哭了。你频繁地点头,含混地说:「这样最好,这样最好。不用请保姆,不用……」

 

走出病房,我在医院的院子里还是流了眼泪,说不清是解脱后的轻鬆,还是心存愧疚的疼痛。我去家政公司,为你请了一个保姆,预交了一年的费用。然后,去了你家,请工人把你家重新装修了一下。我在努力地做到仁至义尽。不为你,只为安抚内心的不安。

 

你出院回家的那天,我没有去,而是让单位的司机去接的你。司机回来后对我说:「屠叔让我跟你说谢谢,就算是亲儿子,也做不到你这一点啊。」

 

这些话,多少安慰了我,我感到了一丝轻鬆,可这轻鬆并没有持续多久。

 

你不在的那个春节,我们过得有些寂寥。再也没有一个人甘愿扎在厨房里,变着花样地给我们做吃的。我们坐在五星级酒店里吃年夜饭,却再也吃不出浓浓的年味。儿子在回家的路上说:「我想吃爷爷做的松鼠鲤鱼。」妻子用眼睛示意儿子不要再说话,可是,儿子反而闹得更凶:「你们为什幺不让爷爷回家过年?你们都是混蛋。」妻子狠狠地给了儿子一个耳光。可是,那耳光却像打在我的脸上,脸生生地疼。

 

儿子的一句话,让我们聊以自慰的所有心安都土崩瓦解了。我从后视镜里,看到母亲的眼睛也红红的。

 

可想而知,那是一个多幺不愉快的大年三十。我无比怀念去年你还在我们家的那个年——一个家的幸福温馨,总是建立在有一个人默默无闻地付出、甘当配角的基础上。

 

不知道在这个夜晚,屠叔,你跟谁一起过?又是否也会想起我们?会不会为我们的无情心生悲凉?

 

新春的钟声敲响后,我还是驱车去了你那里。你步履蹒跚地给我开了门,见到我,嘴上在笑,眼里却有了泪。走进你冷锅冷灶的家,我的眼泪再也没有止住。我拿起电话,打给你儿子,大骂一通之后,开始给你包饺子。保姆回家过年了,给你的床头预备了足够吃到正月十五的点心,我再次在心里狠狠地骂了娘。

 

热气腾腾的饺子终于让你的家里有了一丝暖意。你一口一个地吃着饺子,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

 

我在初一的凌晨摇摇晃晃地离开你的家,喝了酒,只好把车停在你家楼下,一个人走在冷清的大街上,满目凄凉。手机响了,是妻子打来的:「你在哪儿?」我再次发了火:「我在一个孤寡老人的家里。我们都是什幺人啊?人家能走能动时,咱利用人家;人家现在动不了,咱把人家送回去了。咱良心都让狗吃了,还人模狗样地讲仁义道德,我呸!」

 

站在大街上,我把自己骂得狗血喷头。骂够了,骂累了,我毫不犹豫地跑了回去,背起你就往外走。你挣扎,问我:「你这是干吗?」我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对你说:「回家。」

 

你回来了。最直接表达高兴的,是我儿子。他对你又搂又亲,吵闹着要吃松鼠鲤鱼,要吃炸麻花,要做面人小卡。

 

妻子把我拉到小屋,问我:「你疯了?他儿子都不管他,你把他接回来干吗?」我不再发火,心平气和地对她说:「他儿子做得不对,那是他的事,不应该成为咱放弃屠叔的理由。我不能要求你把他当成亲公公,可是,如果你爱我,如果你在乎我,就把他当家人。因为在我心里,他就是家人,就是亲人。放弃他很容易,但是我过不了自己心里的坎儿。我想活得心安一点儿,就这幺简单。」

 

同样的话,说给母亲听时,她泪如雨下,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说:「儿子,妈没想到你这幺有情有义。」我说:「妈,放心吧。话说得难听一点儿,就算有一天,你走在屠叔的前面,我也会为他养老送终的。再说白一点儿,以我现在的收入,养个屠叔还费劲吗?多个亲人,有什幺不好呢?」

 

不一会儿,我儿子进来了,进来就求我:「爸爸,别再把爷爷送走了。以后,我照顾他。以后你老了,我也照顾你。」我把儿子搂在怀里,心里一阵阵惊悸,还好,还好没有明白得太晚,还好没在孩子心目中留下一个不孝之子的印象。

 

「爷爷嘛,就是用来疼的,怎幺能送走呢!」我含泪跟儿子开了句玩笑,给他吃下了定心丸。

 他,50多岁, 娶了我妈;竟然对我做出那种事.....

你渐渐地安静下来,不再哭了,每天都坐在轮椅上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而我,对你很挑剔:「屠叔,今天这套衣服穿得有点儿不帅啊,稍微有点儿配不上我妈。」「屠叔,几天没擦地板了,不是我说你,越来越懒了啊。」我没大没小地跟你开玩笑,你乐得合不拢嘴。

 

一天,你把我叫到你的房间,从被子下面拿出一个存摺。你说:「这钱,给你。我知道,为我治病你花了很多钱,这点儿钱根本不够。而且给你钱,也没有让你给我养老的意思,就是屠叔的一点儿心意……」我说:「屠叔,你不用说了,我收下。」你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

 

拿着这张存摺,我找到了你儿子,把存摺密码告诉了他。我对他说:「这是屠叔给你的,他知道你过得不容易。我没别的意思,就希望你隔三岔五去看看他。不要等到哪一天他没了你再想看,到时候你只能在梦里折磨自己。还有,我这次找你也是想告诉你,放心吧,屠叔以后我来养。」

 

我没有告诉你那些钱的去向,我知道,接受可能会让你更好过一点儿。

 

那天,你儿子带着妻子、孩子来看你,你虽然没有流露出抱怨的意思,可是,从你们的言语之间,我还是看到了生疏的痕迹。说实话,我的内心居然有一点儿小小的得意。亲生的又怎样?人与人之间,只有关爱,才可以亲近。就像我和你,现在,可以开各种玩笑,也可以倾诉各种心事。

 

这些,岂能用得失来衡量!

 

母亲和你正式登记结了婚。这之后,每个週末,不管有多大的事情,我们一家三口都会风雨无阻地回家——你和我母亲的家。等待我们的永远是一桌很家常、很可口的饭菜。你居然能做饭了,虽然是在轮椅上,这在别人看来实在是个奇蹟,但是,我们却对此习以为常,觉得你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生命不息,为儿女操劳不止。你乐在其中,我们也安于享受。

 

渐渐地,你又像原来一样,开始做这个家庭的配角,努力把自己放在不被关注的位置上。我也不再同你客气,有时甚至会命令你做一些家务,比如在你有些慵懒的时候。我知道,我必须用这种方式儘量延缓你的衰老,延迟你完全失去行动能力的时间。因为,有你在,家才在。

 

 

看完了,你从中领悟到了那个朴实的道理了吗?

 

其实父母亲要的真的不多,只是一句随意的问候「爸、妈,你们今天好吗?」随意买的宵夜,煮一顿再普通不过的晚餐,睡前帮他们盖盖被子,天冷帮他们添衣服、戴手套....都能让他们高兴温馨很久。有时,我常在想:我希望我的子女以后如何对我。那现在,我有没有如此对待我的父母?我相信,人是环环相扣的;现在,你如何对待你的父母;以后,你的子女就如何待你。

 

朋友,人世间最难报的就是父母恩,愿我们都能:以反哺之心奉敬父母,以感恩之心孝顺父母!生命不要求我们成为最好的,只要求我们作最大的努力!

 

他,50多岁, 娶了我妈;竟然对我做出那种事.....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世界上最不能等待的事就是孝敬父母

不要当失去时才去后悔没有珍惜……
诚如斯言,当善待父母,父母是个宝……

他,50多岁, 娶了我妈;竟然对我做出那种事.....

陪伴是最好的感恩!

孝顺,一辈子都还不完!

祝愿天下父母

身体健康

寿比南山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