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硬件专利 >【第一时间】马华民政大选共患难 >

【第一时间】马华民政大选共患难

2020-06-13 16:02:00 来源:硬件专利 浏览:589次

前天对大多数民政党领袖和党员来说,他们相信是第一次步入位于吉隆坡安邦路的马华总部大厦,在“三春堂”观赏我国政坛又上演另一齣“政治,没有永远的盟友或敌人,只有永远的共同利益”的政治秀,这回轮到马华与民政担纲演出。

马华与民政党虽同属国阵的华基成员党,但基于历史背景和政治因素,两党之间长期以来存有某种程度的政治矛盾,尤其是为了维护各自在统治集团内的既得政治利益,彼此在国阵只能维持“既合作又竞争”的关係,甚至互把对方视为另类“政敌”。

上週六上午,约有3000名分别来自马华与民政党的代表在两党联办的“马华民政团结势更强”大集会上,共同誓师和造势出征来届全国大选,这在两党的党史上可说是皆属第一次。

就在这“历史性一刻”,不再揹负两党历史包袱的现任马华与民政党领导层终把两党在过去几十年,尤其是于历届大选不时出现的纷争划上句号。

两党历史恩怨划上句号

马华与民政党的“历史恩怨”源自于1969年全国大选,曾是马华第二任总会长的林苍佑领军民政党推翻由马华主导的槟州联盟(国阵的前身)政权,即使民政党加入国阵后,马华一直未放弃从民政党手中“夺”回槟州首席部长的念头,于是1978年大选在槟州闹出由马华幕后所炮製的“七人帮”直捣民政党选区“扯后腿”,以及马华于1982年大选在槟州争获与民政党“八对八”的议席分配额;马华看来“怀疑”巫统企图利用民政党在国阵“制衡”马华,进而分化华裔政治力量,而随着遭马华开除的林敬益率领马华改革派加盟民政党,尤其是林敬益掌舵民政党期间,两党的关係更是难以改善,到了许子根担任槟首长乃至成为民政党全国主席,该党与马华的共处持续停留于“貌合神离”的境地。

再者,民政党虽标榜为多元种族政党,但其党员绝大多数为华裔,支持力量也是来自华裔选民,票源自然与马华重叠,若能“取宠于”巫统,或会对马华在国阵代表华裔的正当性构成一定的威胁。

极为反讽的是,马华与民政党于2008年及2013年大选两度惨败给民联乃至希盟的民主行动党,在槟州全军覆没,尤其是民政党输掉及未能重夺由它主导的槟州国阵政权至今,顿使两党的主要矛盾(槟州唯一华裔首长的争夺)间接地获得化解,也意味两党移除改善彼此关係的障碍,进而为“原本同病不相怜”的两党提供于来届全国大选共患难,枪口一致对外反击共同敌人行动党的政治契机。

正因为如此,马华与民政党在这项大集会上立誓将于来届全国大选,全力支持彼此的候选人,以确保两党及国阵取得胜利,而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和民政党全国主席马袖强公开承诺一旦发现党内有人暗中破坏对方的竞选运动或“扯后腿”,必将祭出党纪加以严惩。 (其实,马华与民政党领导层理应心里有数,两党候选人在过去两届大选溃败也部份归因于党员作出投选反对党的所谓背叛行为。)

两党枪口一致对準火箭

在当前的政治形势下,志在捍卫布城的国阵尤其是巫统于来届全国大选将面对来自希盟的强有力挑战,而再也“输不起”的马华与民政党也将经受严峻的考验,誓要打赢一场翻身仗,包括在槟州“破蛋”,其结果不仅将关係到廖中莱和马袖强的个人政治命运,更牵涉两党的存亡。(政治观察者认为,马华与民政党若再遭重挫,且战绩比2013年大选更糟,那幺两党恐将在国阵内被进一步边缘化,甚至沦为我国政坛的“蚊子党”,甚至迟早难逃走入历史的厄运。)

马华与民政党结为“命运共同体”后,以一个团队的姿态于来届全国大选相互支援,但这项大集会所取得的“成果”能否转化为选票的效应看来仍存疑。

这项大集会即使是“流于形式”,但对马华与民政党来说仍具有一定的政治意义,其一提振两党党员的军心迎战大选,其二向外展现两党“团结势更强”(两党领导人在大集会避免触及华裔团结的课题,以及强调“合作不合併”,想必是顾及民政党非华裔党员的感受)。

无论如何,马华与民政党仍须面对和接受残酷的政治现实,两党在2008年大选失去民心(尤其是华裔的支持),2013年大选挽不回失去的民心,所以两党欲寄望来届大选挽回人民的信任,尤其是华裔选民的回流,将取决于他们是否满意声称已进行反省和改革的两党自2013年大选尤其是重新入阁以来在维护华裔权益特别是华教方面所交出的成绩单,以及是否再信赖两党能兑现于来届大选向华社许下涉及各领域的承诺。

更重要的是,作为国阵的成员,马华与民政党在过去5年对布城当权者所有引起民怨乃至民愤的施政所持之态度和立场,足以左右选民如何以手中的一票于来届大选裁决两党的命运。

文/刘汉良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资讯